總統大選

台灣總統大選2020
好文好歌分享


我是在等待妳的下台
還是在繼續沉淪苦海
勞基法默默亂改
沒人管勞工生活多糟(台語)
電廠蓋與不蓋左右搖擺
乾淨的煤叫你往肺裡塞
我盼4萬8心碎回來
結果只換回一句呷賽
菊姐派爭議不斷
翻了車又回鍋當大官
真好的一分差啊怎麼會這麼好賺

冷冷的冰語夾幹話胡亂的掰
有過錯就跟假新聞混成一塊
臉書的色彩被綠色掩蓋
1450網軍在身邊徘徊
妳說過勞工是心中最軟那塊
卻用最堅硬的拒馬狠狠的宰
初選民調完 誰會願意相信這8%意外
——————————————–
我是在等待你的悔改
上次搞換柱真是活該
時機壞大家發呆
風頭變卻沒人肯放開
好好的一手牌啊怎麼會被你打壞

兩個爛蘋果叫我選哪個出來
肚爛他並不等於你是我的愛
眼前的色彩被藍綠掩蓋
意識形態無情在身邊徘徊
你就像一個敗家子總學不乖
民眾在盼望能經營的人出來
台灣的未來 誰會願意接受法律系搞怪
——————————————–
冷冷的冰語夾幹話胡亂的掰
狠狠的把社會撕裂成好幾塊
溫情的台灣人情味不在
打開臉書意識形態在徘徊
妳派出許多劊子手把人痛宰
跟不上妳改革的全都是白爛

台灣的未來 荒廢三年半
誰會願意接受妳繼續擺爛
空心的青菜
台灣的未來 荒廢三年半
誰會願意接受妳繼續擺爛
空心的青菜


分享盧治楚先生推薦好文~把韓國瑜參選2020的正當性一次說完
《史博論政》2019.06.28

過去幾個月來,圍繞著韓國瑜先生參加2020總統大選的所謂正當性問題,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說法,譬如“落跑”、“吃碗內、看碗外”等等。不論這些說法是基於善意的無知或者惡意的诋毀,它們已經或多或少地起到了一些眾口鑠金的作用 — 這是“台式民主”中,衆多極其惡劣的現象裏的一個篇章:扼殺對手于起跑線之前。

爲了台灣的“民主進步”,有必要將這個所謂的正當性問題一次性地說清楚、講明白:
一、公民的權利
依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二十條,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繼續居住六個月以上且曾設籍十五年以上之選舉人,年滿四十歲,得申請登記爲總統、副總統候選人。

結論是:就公民的權利而言,韓先生的參選是完全正當的。

二、民主的常規
台灣的“民主”,基本上可以說是唯美國的馬首是瞻。那麽美國的情況如何呢?遠的不說,就看看它最近的前三任總統吧:

克林頓先生1991年1月就任阿肯薩州州長,同年10月宣布帶職參選美國總統,1992年11月當選第42任總統,花在競選上的時間前後共13個月。布希先生1999年1月就任德克薩斯州州長,同年6月宣布帶職參選美國總統,2000年11月當選美國第43任總統,花在競選上的時間前後共17個月。歐巴馬先生2005年1月就任伊利諾州聯邦參議員,2007年5月宣布帶職參選美國總統,2008年11月就任美國第44任總統,花在競選上的時間前後共18個月。

有人質疑他們的“正當性”或“誠信問題”嗎?有人說些什麽“落跑”、“吃碗內、看碗外”的酸言酸語嗎?沒有!

在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裏,一般人不會如此,競爭黨派的人不恥于如此,同黨派的人更是完全、徹底、壓根、絕對不至于如此下作地拿這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去惡意炒作。

同樣值得台灣選民深思的,還有以下三點:
一是總體而言,美國各州的選民 — 包括上述阿肯薩州、德克薩斯州和伊利諾州的選民 — 對他們的州長或參議員等出馬競選總統都是感到十分光榮並給予大力支持的。
二是在大選中失利的候選人,譬如聯邦參議員約翰凱利先生和約翰麥肯恩先生等,都又回到參議院繼續任職,而且還備受尊敬。
三是上述三位總統非但沒有遭受無端質疑和酸言酸語,而且都還連選連任了。

結論是:就民主的常規而言,韓先生的參選是完全正當的。

三、 比例的原則
回過頭來,再看看台灣政治的現實面。
2018年九合一選舉中,三位競選直轄市長落敗的候選人,分別臉不紅氣不喘地出任了行政院長、副院長以及交通部長;競選雲林縣長失敗的候選人又強渡關山、甘冒天下之大不諱地霸占了從來都是由中立人士擔任的中選會主委的職位。

民主選舉不是爲了反映民意的嗎?不論屬于政治光譜中那一種顔色的選民,是不是都可以靜下心來思考一下:
一方面,在九合一選舉中被民意唾棄的人一個個加官進爵,更上層樓;另一方面,在高雄高票當選、在全台喚起希望、在民間廣受擁戴的人卻被以各式各樣的緊箍咒限制了在更大的平台上爲更多的選民服務的機會(注意:不是私自犒賞酬庸的機會,只是公開參與競賽的機會),這在民意上,合乎比例的原則嗎?在制度上,合乎民主的真諦嗎?

再舉一個例子,如果1998年競選台北市長失敗的人可以參加2000年總統大選,而2018年競選高雄市長成功的人卻反倒不能參加2020年總統大選,這在民意上,合乎比例的原則嗎?難不成“台式民主”先天地暗藏了一個“獎勵民意唾棄者”和“懲罰民意擁戴者”的反民主機制嗎?

結論是:就比例的原則而言,韓先生的參選是完全正當的。

四、 衆望之所歸
由韓先生4月30日宣布被動參與2020國民黨初選至今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參選的背景情況似乎在來自四面八方的狂轟亂炸之中,被有意地扭曲或無心地遺忘了。

2018年4月,韓先生臨危受命,代表國民黨參選“淪陷”了20多年的高雄市的市長職務。由于他指出的問題切中時弊,提出的方案簡單易懂,再加上他“接地氣”的語言和行爲,很快地竟然在傳統上始終與國民黨“保持安全距離”的農漁民及小商小販等“非藍營庶民”們之間,獲得了相當廣泛而堅定的支持。與此同時,長期被打倒在地、吃乾抹盡,憋了一肚子怨氣的傳統“藍營庶民”們,看到了一個行事作風讓人耳目一新、敢于高舉中華民國國旗的非傳統國民黨候選人,也都很快地“舊情復燃”,紛紛歸隊。高雄,是不贏不要錢了!

高雄的平地一聲雷,迅速地産生了極大的外溢效應,韓先生本人以至于他的肖像,成了國民黨全台各地造勢活動中的吸票機。終於,在“1124滅東廠”那一天,國民黨一舉拿下了15席的縣市長寶座。韓先生是不是“一人救全黨”有待商榷,但他絕對是引領風潮、厥功至偉的“關鍵成功要素”!

在“高興一天就夠了”之後,國民黨立刻又陷入了一個尴尬的困境:幾位有意競爭2020總統大位的太陽們,熱度始終不夠,民調始終不高。于是,在無比強烈的翻轉整個台灣,奪回中央政權的願望驅動之下,上述兩股藍與非藍庶民們集結了起來,殷切地期盼韓先生能夠挺身而出。事實也一再證明,韓先生的聲望與民調始終遙遙領先 — 直到鋪天蓋地、持續不斷的狂轟亂炸讓他遍體鱗傷之前。

結論是:就衆望之所歸而言,韓先生的參選是完全正當的。

五、 藍營的戰略
在藍與非藍兩股庶民全島大集結,以及出訪新馬、港澳深廈和美國受到各地台商和華僑廣泛擁戴之後,韓先生的聲勢在四月上旬達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而國民黨的受支持度也跟著水漲船高。當時的種種迹象表明,國民黨的戰略似乎是決心順應民意,直接征召韓先生領軍參選,而且已經准備號召各縣市的黨籍公職人員公開表態。那個態勢,和當年岳家軍所到之處,義軍歸附,百姓擁戴,在一舉攻下朱仙鎮後,准備“直抵黃龍府”,收複北方失地,奪取最後勝利的情況,真可謂如出一轍。

結論是:就藍營的戰略而言,韓先生的參選是完全正當的。

然則,四月十七日之後國民黨的戰略發生了驚天動地的乾坤大挪移。撇開黨內有影響力的所謂大佬們以及其他有意參選者的個人因素不談,就戰略論戰略,國民黨至少犯了以下幾個非常低級的錯誤:

首先,作戰首重氣勢,所謂“一股作氣,再衰三竭”。
在氣勢如虹、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沒有堅持“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反而突然改弦更張,自亂陣腳,絕對是犯下了家兵大忌。

其次,爲乾坤大挪移做出的看似冠冕堂皇和用心良苦的戰略規劃是:“韓應留守高雄,讓他人參戰2020,否則高雄在補選時將重新落入綠營之手”。

這是個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說法。爲什麽補選時就一定會落入綠營之手呢?韓先生去年單槍匹馬戰高雄,打下了一片江山,那些口口聲聲喊著“使命感”、被認爲應該取代韓先生參戰2020的“他人”,爲什麽竟然沒有勇氣,在韓先生已經建立的深厚基礎上,請纓打贏高雄補選之役呢?這個看似冠冕堂皇和用心良苦的戰略規劃,是不是有點包藏禍心,另有所圖?

再者,高雄須要進行補選的前提條件是韓先生參戰2020大選獲得勝利。那麽,即使高雄補選真的不幸失利,權衡利弊,也還是值得的,因爲局部利益應當服從全局利益,取得中央政權的重要性遠遠大于守住高雄政權的重要性。

提出上述荒謬戰略的戰略家們應該讀一讀國民黨的老對手毛澤東先生在撤出延安時所說的話:“我們不可能固守一城一池,今天放棄延安,就意味著將來。。。解放全中國。”

最後,國民黨的2016年之敗,是敗得非常全面、徹底、乾淨、決斷的。如今,原已氣若遊絲的國民黨在韓流旋風的帶領之下,好容易打了一劑強心針,吃了兩天飽飯,就立刻又好了傷疤忘了疼,迫不及待地故態複萌,演起內鬥內行的把戲了。

嗚呼!在短短數月之內,能把一手好牌打成如此橫豎不接,把一盤好棋下成如此進退維谷的,除了國民黨,也沒誰了。岳家軍揮師北伐、直搗黃龍的宏圖願景,在十二道金牌和莫須有罪名的衝擊下,終究功敗垂成了。韓家軍“庶民選總統、總統選庶民”的宏圖願景,在明槍暗箭、漫天硝煙的衝擊下,有沒有絕處逢生的一線生機?

台灣不需要偉大領袖;民主制度的本身就意涵了對偉大領袖的否定。

韓先生只是在特定的時空背景下偶然地撥動了廣大庶民內心深處的那根弦,因而被簇擁出來代表他們的心聲和利益。從這層意義上言,韓先生的參選就非但是完全正當,而且是極有必要的!

 


論急統:深綠 前倡導台獨大老 范光棣先生給台灣鄉親的一封公開信,尤其是深綠的..

我是一位83歲的老哲學家,我正忙著寫一本重要的有關老子的書, 但看到在台灣親戚朋友及大家,都捲入在茶壺裏的總統選舉風暴,忍不住還是說一些我該說的話。

其實台灣選誰對台灣的將來影響不大,因為台灣的將來不決定在台灣手中,而在中國及美國手中。

韓國瑜,郭台銘,柯P 任何一位都可以保證4年台海和平,蔡英文再當選,天也不會掉下來,也不敢宣布獨立,連獨立公投都不敢,就像現在一樣。四位候選人都在談拼經濟,但拼經濟是騙人的了,兩岸關系沒搞好怎麼拼經濟?對兩岸關係,各位候選人好像已經有了一個共識,都承認一個中國,而那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都不接受一國兩制。但你不接受一國兩制你接受什麼呢,表示他們都沒有辦法解決兩岸問題。

首先談談綠的立場,其實我很懂台獨的立場,我還可能是最早提倡台獨的人之一。60多年前,我就在我的日記裏寫著,”假如外省人平等對待台灣人,我就 主張統一。假如外 省人不平等對待台灣人,就主張獨立”。我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朋友,一位最老最好的朋友叫劉福增,他不但主張台灣要獨立,他還希望台灣變成美國的一州。最近還交了一位更奇怪的朋友叫蔡炳堂,他一直拿資料給我看,想證明台灣國際法上是屬於日本的。其實自家裏也有一大半是主張台獨的。

我們不要談一大堆理論,我們已經選上三位主張台獨的總統,假如台獨是可能的話他們早已經做了。台獨大佬包括我的初中同班同學李遠哲,本來不是想勸退蔡英文而推出台獨工作者嗎?連台獨工作者都說,假如他當選他不會宣布獨立,他說,台灣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它的名字叫中華民國。

怎麼,中華民國不是外來政權嗎?應該趕快推翻建立台灣共和國呀,所以台獨工作者也在玩文字遊戲了,我們選上了台獨總統,(任期) 還有個個月呀,怎麼還不宣布獨立呀!不敢嘛,表示台獨從來是騙人的。現在連主張台獨的也在抱著國民黨的中華民國這個爛攤子,真是笑話!這爛攤子是70年前被中國人民唾棄的流亡政府,勉強稱得上主權獨立的國家,因為還有17個鼻屎小國承認你。也因此你有得選中華民國的總統。

現在看起來這四位總統候選人真的沒有什麼差別。他們都解決不了兩岸關系,他們都反對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你不要,那還有別的方案嗎?沒有的話,只剩下一國一制了。我告訴你,一國兩制其實是騙大陸人的,我看這次香港反送中以後,大陸人民會開始反對在台灣實施一國兩制了。結果是大家都在拖,藍的不想統一想辦法拖,綠的知道不能獨立,想辦法盡量拖。拖是沒用的,拖不垮中國,只有托垮台灣。

我說台灣的總統選舉是茶壺裏的風暴,這個茶壺正飄在大海中。而在大海中正有一個真的大風暴, 就是中美爭霸戰。這大風暴會決定台灣的命運也會決定世界的命運。

簡單地總結一下,中國在30年內趕上西方三百年的現代化。這30年來該學的學,該偷的偷,結果是,不但趕上,而且在很多重要的科技項目已經開始超過西方。我可以斷定的說,綜合國力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所謂綜合國力要看三方面,第一經濟第二軍力第三科技。經濟最重要的不是GDP 而是工業總產值。中國的工業總產值已經超過美國,日本,德國加一起。

軍事上看起來是較弱的,因為武器數量上遠遠少於美國。但軍力強可以嚇嚇小國!但是嚇不了同樣擁有核武器的大國。其實小國也嚇不了了,你看北韓一有核武器就把美國擺平了。像委內瑞拉及伊朗這麼反美的國家,以前美國早就打進去了,到現在還不敢動,表示美國已經今非昔比,比大家想像的弱得多了。所以軍事強不敢打是沒有用的。

科技方面值得驚訝的是,在重大影響人類將來的科技項目上,中國遙遙領先。諸如量子通訊,核聚變研究,微中子研究,石墨烯及可燃冰研究等等。你們可能聽都沒聽過這些名稱,但 5 到10 年之內你們的生活肯定會被他們改變。其中最重要的是量子衛星,他的重要性,跟上世紀的原子彈的重要性一樣。誰成功發射量子衛星,誰就掌控這個世紀通訊業的命脈。

中國在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成功發射世界第一顆量子衛星,現在已經三年了,我還等著美國趕上呢。記得這一天以後歷史會記載,這一天是中國正式超過美國的一天。

讓我說明一下 ,中國以前發明了製造瓷器的技術,這個技術中國保持秘密上千年,一直賺全世界的錢。西方工業革命有多少秘密呀,中國再一千年也偷不到,幸虧西方科技的最偉大發明電腦及互聯網有一個大漏洞,可以駭進去,沒有秘密了。所以中國30年來全偷了,該學的全學了,而開始超越 (美國) 了。這會兒好了,量子通訊的功能比現在的數位通訊不但上千倍,最重要的是它完全保密,中國的新發明沒人偷得了。軍事上中國已經可以保密,而美國沒辦法,軍法有言,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美國還用打嗎?

總而言之,中國實質上已經超過美國,美國近30年來一直忙著打仗,突然醒來發現已經被中國超過了,所以川普會說,他要美國重新偉大,正是因為他知道美國已經不是最偉大的了。美國以為現在是他最後機會把中國壓下去,所以發動了貿易戰,又企圖阻止華為手機在美國上市。大家做夢都想不到,中國的手機超過美國,而且遠遠的超過,你能阻止優秀的商品進入市場嗎?還要用國家安全緊急令去阻止,這不是笑話嗎?這真的是狗急跳牆的動作。但是都太晚了,太晚了。

中國說不想打,不怕打,要打奉陪到底。這是很有底氣的話,也是很真實的話,不但中國已經贏了,美國只是加速衰退。我預言,美國的衰退會來得比任何人想像的快及慘。你不相信,你就等著吧。

假如我上面說的是對的話,我們就要好好考慮台灣的將來了。我覺得統一是唯一的道路,而且越快越好,真的有一點急。因為現在中國忙著跟美國爭霸,習近平天天忙著在全世界布局,不但有一帶一路,還在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台灣對他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小的問題,把美國壓下去以後,收回台灣是輕而易舉的。他對台灣算是最溫和最柔軟的領導人,他不但說會尊重台灣人的生活方式及現有社會制度,還說,一國兩制的內容可以跟台灣各界商討,他已經對台灣釋放了最大的善意。

因為這次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大陸有很多反彈,開始懷疑一國兩制。我覺得我們在大陸改變他們的主意之前,要趕快跟他們談好。

沒有解決兩岸問題就沒有辦法解決台灣的經濟困境。台灣的政治家一直都在談西向或南向現在又在談北向。其實,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中向。全世界都在向中,因為中國是現在全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台灣越快搭上一帶一路這個重大改變世界的經濟列車越好。

有些台灣的特別問題,像我們大學太多,學生不夠,很多大學都面臨關門,我們應該打開大學門,大陸有的是想上大學的學生,我們可以把台灣變成全中國的高等教育中心。另一方面,大陸正在推行復興中華文化大業,台灣因為歷史原因把中華文化保存得相當好。這方面我們可以提供大陸不少幫忙。還有一點台灣在地理跟文化上,處於東西文化之間,我們西化的時間比較長,強度比較深,這其中的利弊都可以供大陸的參考。

我覺得,統一是對台灣人民最好的。我們這一代有榮幸看到中國的復興,中國的崛起,我們應該興高釆烈,參加投入及分享這個中國盛世的開始。兩岸關係是人民之間的感情問題,要解決這個歷史留下來的問題。台灣不能敵視對方,更不應該認賊作父。現在是我們主動對大陸釋放善意的時候。

我建議對大陸釋放兩個善意動作,第一個是停止做大陸最不喜歡的事,那就是停止向美國購買武器。第二個是做大陸最喜歡的事,那就是把故宮博物館的寶貝歸還北京故宮博物館。

對第一件事,大家會問那麼國防怎麼辦,其實台灣的國防一點都不靠美國的破銅爛鐵。我猜測台灣的國防一直靠原子彈,怎麼說呢?蔣經國在做原子彈,快成功的時候被美國阻擋了,台灣的技術轉移給了那時候台灣的好朋友,南非的白人政府。南非製造了八顆原子彈,試爆了兩顆剩下6 顆。黑人領袖曼德拉上台以後親自來台灣把6顆原子彈轉交給台灣。之所以歷屆台獨總統都對大陸的恐嚇,老神在在,而且說有 ”境外殲滅” 戰略,那就是有原子彈的人所說的話,但6枚老舊原子彈是嚇唬不了中共的。

第二件是故宮博物館的寶貝本來就應該屬於北京的故宮,早晚會回去的。到時候不得已給人拿回去,沒人謝謝你,現在在還沒有人提出來的時候自動還給人家,人家會高興得要死。你還可以要求留下足夠的寶貝在台灣的故宮博物分館繼續展出。

自動釋出善意,自動談和平統一,非常重要,這樣才能爭取對台灣最好的條件,等到兵臨城下,就沒什麼好談的了。你看白人在非洲有那麼多殖民地,黑人武裝革命,勝利以後,白人通通被趕回歐洲,唯有南非白人,在還沒有被黑人推翻之前,自動跟黑人談和平轉移統治權,結果唯有在南非白人留下來,還活得好好的。

所以,我建議台灣主動跟北京談和平統一,我主張漸進式統一最好。首先盡量保持現狀,在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設立一個 ”大中國” 機搆,由兩岸領導人做召集人,商討統一事宜。所達成共識每實行五年後,由台灣人民公投接受否。

還有一個機會,我覺得是台灣可以爭取的。不是有很多人想要台灣入聯合國嗎?這是不可能的,但有可能的是請聯合國進駐台灣。最近,美國退出各種聯合國組織,很多國家覺得聯合國總部設在紐約是不太好的,開始有很強大的聲音,要把聯合國總部移出紐約,最常被提到的地方是瑞士跟中國。我覺得這是大好機會爭取把聯合國總部移到台灣,你當然這要經過大陸的同意。

我想這個大陸可能同意,因為中國在聯合國的地位越來越有影響力,總部移到中國台灣,這個對中國也是一大好事,也是解決兩岸問題的一個很好的方法。對台灣來說,這是再好不過的了,台灣可以永遠成為和平島,把現在的國軍轉變成為聯合國維和的軍隊,把省下來的錢完全花在人民身上,建立一個大同社會,成為世界的模範。

念完這封信的人,大部分會說我在放屁,沒關係,就算我在放屁好了,請你留下來或者分享出去,五年或10年以後你回來再看我講的是不是真的在放屁。

有人會罵我老不死或滾回中國去,我在這裏先回答你。人都會老也都會死, 你要能活得像我這麼老,還要有一點運氣及一點口德。

至於滾回中國去,我已經在中國台灣,而且我的祖宗八代都住在台灣,我生在台灣也準備死在台灣。沒有人有資格叫我滾到哪裏去,我還可能有一點資格叫一些人,滾到美國或者日本去。

 


此文作者未具名:

於108年6月1日参加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高雄韓國瑜市長,擬初選總統提名造势活動的一篇感言。

題目:『下雨』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會場座位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

下雨這件事情,我們時常遇到。

在北部跟南部來說,南部的晴朗天空,相較於北部時常濕冷,有相當的差距。

六月一日的前一個禮拜,我就聽到媒體六月一日的造勢活動了。

我按照心裡的即定計劃:跟我們公司一位同事,相約上台北。

在上台北前兩天,我也在同學群組裡,表達了我有要參加這個活動的念頭,其實這種活動訊息,並沒有要「揪人,揪團」的意思,純粹只是我「個人的行程」。

我在十二點鐘,到達台北車站,當時天氣已經有點陰暗,想著下午進場的情境,是否會因雨而人群奚落,沒有戲可唱了。

決戰2020,贏回台灣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

想到這裡,肚子有空虛反應了,還是「民以食為天」,先進食填飽肚子再說。

用餐完,我就安步當車,慢慢的走到現場,已經是近下午一點了 。

我佔據的位置,就在景福宮前,不過已經是凱達格蘭大道的最後一段了,遠遠看到中央舞台的主持人,只剩下一個小黑點。

所以,都是看著前方所設立的大螢幕,來看舞台的現場節目和內容。

這種屬於「政治」活動的現場,坦白說,一般而言,我們都稱為「動員」。我當然參加過,這種類似的動員。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決戰2020贏回台灣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

「動員」的含意,就是「被動的人員」,昨天這場活動,完完全全,改變顛覆了我的想法了。

只因為一場大雨,讓我見識到平生有史以來的真實人性。

昨天的大雨,其實雨傘根本沒有用,有拿雨傘,因為風跟雨,瞬間猛烈,雨水照樣讓全身淋濕。

我有穿雨衣,有效果嗎?縱使是穿著短褲,一樣沒用,照樣淋濕。

最多是穿著涼鞋,腳鴨子感覺沒有那麼難受而已。

或許,我是一個支持「中華民國」更勝過 總統候選人的觀點,擔心雨大了,人群作鳥獸散,零零落落的場景,落人口實:原來一場大雨,「愛國只是做秀」,全部原形畢漏,耍耍嘴皮子而已。

6月1日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造勢
韓國瑜 參選總統 6月1日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造勢 下大雨

我們從小長大,很少淋那麼大的雨,卻沒有離開位置的記憶。

昨天,我的顧慮多了,我覺得自己的視野太渺小了。

原來我們的人性,是「真」。

只有真,才能做到最真,那麼正能量就有了。

正能量告訴了我,看到了一輩子都看不到人氣。

人潮多,是不是人氣就多了呢?

答案:不一定!

比如,過年時候或許是逛商場,人潮或許很多,但是一場大雨,可能就散了,人潮也不在了。

但是,我何其有幸,恭逢其盛,遇到昨天的場景,大雨的人氣,告訴了我:雨再大,我都要在,一刻一秒都絕不離開,我可以明確看到身邊坐的陌生人,他們的臉上表情,眼神明確的表達:「堅持下去,不離不棄」,這股堅持的執著和熱情,讓冷冷的雨水,都變得有溫度了,我說實話,甚至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我內心深處,只是兩個字「感動」。

決戰2020,贏回台灣
決戰2020,贏回台灣(台北)

感動的時刻,我仰望天。讓我感覺到下的雨水,怎麼突然變的甜美了,雨天的氣氛怎麼變得浪漫了,雨水打到身體的瞬間,怎麼感覺像是按摩的舒適感了,我們聽到舞台歌手唱歌的歌聲,更有振撼力了。

這個時候,雨水,汗水,甚至淚水都已經化為兩個字:「感動」。

老天,看我們這群「愛來淋雨的群眾」,可能是想要試驗,也想再磨練。

天空當下,雨停了,甚至放晴,陽光普照。

不出十分鐘,雨勢更猛,風力更狂,我只看到坐在旁邊的陌生中年女子,風雨交加的無情催殘。

我當時想,我是個男生,無所謂,中年女生來攪和,回家被老公孩子挨罵而已,是否「演太大了」。

後來,因為雨又停了,證明我的心思十足的小家子氣。

當陽光再次出現,舞台上的公衆人物聲撕力竭的論述,我們這些群眾不停揮舞著手上的國旗,這些群眾,我完全看不出來,剛瞬間被大雨的侵襲的感覺,因為群眾心中的熱情和堅持,早已經忘記雨水而置身於事外了。

挺韓國瑜造勢 台北場
挺韓國瑜造勢

當大會播放:張雨生傳來「我的未來不是夢」歌曲,我心裡的感觸,這個在現場磅礡大雨氣氛,感覺是夢才能有的奇蹟呀!

而當會場主持人,帶動唱國歌和國旗歌的當下,我整個心中那種起伏心情,達到最高沸騰,湧入心頭,我的淚線不聽使喚,眼淚延著剛才淋濕過的臉龐滑落下來。

我以為,這是我個人的情緒反應。

結果,我用餘光看到我的同事及周遭的幾個群眾,輕悄悄的用手去撥動臉頰。

原來,感動這件事情,是會感染而且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沒有什麼難為情的。

等待時間,總是有代價。

韓市長的發表陳述,老天最後關頭,雨水停了,暢所欲言。

我很忠實認真的傾聽,韓市長的論述,言簡意賅,容易打入人心,甚至,聽到幾個關鍵字,都有一種被觸電的感覺了,這種感覺,說實話,我已經快將韓市長,當偶像看待了。

憑良心說,按照以我這樣子理性的人,都要將韓市長當偶像,是一種很微妙的心理。究其因,韓市長是一個讓我們感覺到「真心」的人。當一個人,給我們很真的感覺,我相信,是能功成名就。

活動的尾聲大合唱「中華民國頌」,我跟舞台上的佳芬姐一樣,用手去擦拭淚水,心中無名的喜樂和滿足感覺,油然而生。

我們什麼時候,曾幾何時,參加造勢會有感動,又有喜悅滿足的心情呢?

答案:有。

那是候選人,已經開票的當選日。

但是,今天我們不是來參加候選人的開票的當選日子。

我們只是:堅持到底,拼一口氣而已。

這股氣,大家做到了,即不矯情,更不做作,因為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感覺去做的,很自然完成這個活動而已。

今天回想,我參加這個活動,心裡滿滿的喜悅,充滿著感激之情,這份記憶是史無前例的無價之寶。

這一天過去了。

我心中用:很值得,這三個字,是不言而喻。

韓粉的力量是正能量,這個是集所有的人,才完成的這麼大的氣場。

最後,我要感謝「韓市長」,因為有你,將近二三十年的國旗,真的重現我們眼前。

心中感覺國旗好美,因為有你,這一面國旗的旗海,再次飄揚起來了。

感謝您,韓市長,辛苦了。

未來,韓市長,您在任何職務,任何角落,我們都願意跟著您。

雨天,落在凱達格蘭大道,很平常。

因為,有一群人很堅持,所以,雨水很美。

當雨天過後,總統府身後的彩虹會出現,我相信,總統府裡面的主人會帶領著我們子民,去找心中好久不見的「中華民國」。

筆於嘉義108.06.02日


 

“美國陷阱”
作者談及台灣友達,威盛,HTC,相繼被美國搞垮的往事

不知道台灣人是不是還記得,當年台灣友達液晶面板,在和韓國三星日本夏新爭奪世界第一的時候,被美國以反壟斷的名義調查,高管在韓國被抓(事後證明充當了污點證人,指控了友達),副董事長鄭泫彬在美國被判六年,直到放出來也不承認友達存在低價傾銷和壟斷市場行為。

儘管我看台灣的一些網站總喜歡噴HTC,但是你們要清楚,HTC是智能手機的開創者,蘋果居其後,但是2011年蘋果對HTC發起了32個月的知識產權訴訟,美國市場被禁,歐洲市場也跟隨美國。

威盛是台灣的集成電路公司,曾經是世界最大的獨立芯片設計公司,2000年挑戰英特爾成功,拿下全球市場的50%,2008年美國司法部查到威盛協助大陸政府開後門監控法輪功,發起訴訟,罰款,處罰,市場被英特爾佔領,人才流失。

我其實搞不懂,在youtube很多台灣人把台灣的經濟問題歸咎於大陸,還很高興華為被美國修理,事實上,台灣曾經不是僅僅做代工,無論威盛,還是友達,還是HTC都證明是有能力研發出頂尖科技的,可惜……..責任你們還是去找美國吧!

至於威盛似乎和大陸政府監控法輪功有關,大陸沒承認過,威盛高管認罪了,可是認罪代表一定存在嗎?給你們讀一本法國阿爾斯通前高管皮耶魯齊最近出的書《美國陷阱》,他在2013年去美國出差的時候被抓,美國司法部指控他在印尼的一起投資案行賄當地政府,逼他認罪,皮耶魯齊被和死刑犯關在一起,200多天沒見太陽,據他說折騰得受不了了,認罪了,但是他搞不懂就算真的在印尼行賄當地政府和美國什麼關係?

後來發現,是阿爾斯通和美國通用電氣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在埃及,沙特,台灣,印尼,大陸等地搶走了美國通用電氣的訂單,通用暗中僱傭了龐大的律師團,其中包含大量司法部前官員(書裡列出了名單),最終美國調查認為阿爾斯通在印尼,台灣,巴哈馬,沙特賄賂當地政府7500W,拿到了40億美金的訂單,(注意了,判阿爾斯通的是行賄罪,不是不正當競爭),皮耶魯齊至今搞不懂,就算我真的在台灣等地行賄當地政府拿訂單,那也是台灣等政府起訴我們,讓我們賠償,這和美國什麼關係啊?

後來他發現了,在美國有一大堆的律師和司法部勾結,這些律師很多就是司法部的前官員,專門幫助美國的公司打擊競爭對手,賺取巨額的律師費。美國的很多法律沒有詳細的條款,法律條文都很籠統,一個條文能做出很多方向的解讀,曠日持久的官司,阿爾斯通花掉了十多億美金,現金流都拿去打官司了,正常業務也停止,最終不得不出賣,其中德國西門子,日本三菱在收購意向的前兩名,美國司法部又給開出了巨額的罰款,罰款必須以阿爾斯通法國公司的資產繳納,日本德國放棄收購,通用電器收購後和美國司法部和解,罰款不存在了。

法國總統馬克洪在2015年做經濟部長時候認為這件事情是一個陰謀,議員也在國會多次質詢,今年秋天,皮耶魯齊被放出來,據皮耶魯齊說中講,他沒有具體的罪名,美國也知道這個事情做的不厚道,沒有公開這個案子,法國人民直到看到他的書才知道這個事情,馬克龍要在國會舉行阿爾斯通被收購聽證會的之前的幾天,黃背心爆發了,皮耶魯齊認為換個背心是美國唆使的,一個是轉移阿爾斯通的注意力,一個是給馬克龍和後任的總統一個顏色看看,如果調查此事就讓他們好看。

除了阿爾斯通,皮耶魯齊在接受采訪還說了華為,當年和阿爾斯通的方法差不多,之前日本的東芝,松下富士通,台灣的友達,威盛,HTC,包括弄走台積電和三星的股權,採取的都是類似的方法,很多證據都站不住腳,即便站住腳也不在美國的管轄範圍,譬如他說的美國處罰阿爾斯通在埃及沙特台灣,巴哈爾行賄,即便是真的,也是埃及沙特台灣政府來處理,罰款也要分給這些國家才對,但是美國起訴阿爾斯通的時候根本沒和上訴國家打過招數,上述國家和地區可能也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