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皮拍賣

蝦皮拍賣一日女友一日男友

報導者《在出租情人眼中,人們如何短暫溫習親密感?》觀後心得

在認識「出租情人」這份工作之前,我僅有透過朋友間的談天與網路上的影片脈絡有所聯想,認為出租情人就是各取所需的一份工作,一方要戲、一方要錢,但事實上這份工作不但有其獨特運作的規則,也和網路的普遍以及全球化的趨勢有關,我發現甚至可以用社會科學的角度去分析與探究。

高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 Goffman, 1959)一書中利用戲劇表演的理論,指出社會生活其實就是一個出場的劇碼,個人在「他人」面前如何「表演」自己的行為與活動,個人如何去主導、塑造、控制別人對自己的印象與了解,如同劇場上的主角,表演中傳達了希望讓觀眾對他產生一種印象的模式,日常生活的表演即是建立在看與被看的社會關係。

如果生活即是一場表演,那麼在出租情人的工作裡,我們在前台做的,即是按照客人給的劇本,真實以身體和情緒自我詮釋其角色靈魂,就像文章所說的:「客人們並不是為了追求『假的情感』,而是需要真實的『陪伴』」所以我們必須在短時間內,盡力塑造一種全方位的陪伴,分擔客人的情緒和孤寂感受。

而在詮釋角色的其中,我注意到了「情緒勞動」這個重要的概念,張晉芬(2011)指出幾類被忽視的非典型勞動類型,例如「情緒勞動」,具有女性化的特性且普遍存於服務業中,是情緒與身體的操演。

除了身體資本,出租情人更多的是租賃出一種「親密感」,有別於過去,現今全球化下的親密需求隨著人與資本的移動更為顯著,商品化的親密勞動更有著不同於傳統資本主義市場交易的特色。親密勞動的工作範疇強調情緒勞動,重視私人情感的投入與無微不至的照護。

接續上述的想法,我認為要討論出租情人的優缺點,必須先透徹了解此種親密的租賃概念,我認為這就如同《液態之愛》的作者鮑曼(Zygmunt Bauman)提出的「液態現代性」。他以「液態」(Liquid)狀態,比喻現代社會在空間、地域上的不受限,進而影響對情感的觀念。此書是將液態性的觀點延伸,用來理解現代人的情感。鮑曼寫道:「在液態現代社會,不再有永恆的關係、紐帶,人際間互有牽連,但不再着重緊密扣緊,在於可以隨時鬆綁。」

出租情人的出現考驗了現代人對於情感紐帶的脆弱性與不確定性,既想束緊紐帶,又想讓它鬆脫,這就是我們在這液態社會中所要承受的風險與焦慮,我認為現代的液態性關係是無可避免的,出租情人的趨勢也將持續成長,現代人渴望愛情,又深怕陷溺其中,開展戀情時,不講求牢牢愛上一個人,愛情易見易逝,維持人與人關係的紐帶不再。

我認為自己對「出租情人」的認識及心態上都非常適合這份工作,在性格方面,雖然對人際關係稍微慢熱,但是勇於嘗試新事物,對這份工作很有興趣。如果我可以勝任,我認為重要的是,如何在安全與自由中取捨,進而得到雙贏的結果,這樣的挑戰,以及去理解現代寂寞如何被安適承接,都是我想要加入這份工作的原因。